【重庆华旭教育】语言学家宗福邦:好书是反复打磨出来的


发布时间:2020-12-04 19:36:18 阅读量:61185 作者:哲瀚

《故训汇纂》的编纂工作始于1985年重庆华旭教育。三位主编宗福邦、陈世铙、萧海波正值中年,他们刚刚从编辑《汉语大字典》的浩大工程中抽身,便全力投入到这项新工程中。

人物名片:宗福邦,1936年生,著名语言学家,武汉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。长期从事音韵、训诂研究和辞书编纂工作,曾任该校古籍研究所所长,现任该校汉语言文学典籍整理与研究中心主任,兼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员、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委员、文化部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。

8月底,记者在湖北大学拜访著名辞书学家朱祖延教授时,89岁的老先生很惦记老搭档、武汉大学75岁的宗福邦教授:“这段时间,他身体一直不太好。”

长期伏案工作,宗福邦教授落下严重的颈椎病,去年下半年在广州做了手术,病情有一定程度的缓解。尽管行动、说话都没有以前利索,但他每天都没有闲着,也闲不下来。目前,他仍在担任国家重大文化出版工程《中华大典·语言文字典》执行主编兼《音韵分典》主编,同时主持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“九·五”规划重点项目《古音汇纂》的编纂工作。

从意气风发的青年人到华发满头的老者,宗福邦教授为祖国的语言文化事业倾尽一生。他说:“作为一名新中国培育成长的学者,我怀有一种使命感,几十年来尽职尽责,不敢懈怠,力求为社会做点实事。”

1959年,宗福邦毕业于武大中国语言文学系并留校任教,开始从事音韵、训诂研究和辞书编纂工作。在音韵研究方面,他首次提出:广州话阴平调已分化为两个独立的调类,广州话入声韵应是4个调类而非3个,因而广州话应有11个声调而非传统所说的9个声调等新观点。此理论为语言学界许多学者所采纳。

1975至1987年,宗福邦参加《汉语大字典》的编纂工作,曾任编委兼武大编写组组长。

提到汉语工具书,人们首先想到《辞源》、《辞海》、《汉语大字典》、《汉语大词典》等重庆华旭教育。2003年,《故训汇纂》出版,著名语言学家许嘉璐赞誉道:“这是训诂学界的一件大事,是一切研究古代典籍与文化者的一大福音。”该书获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、第五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、湖北省第五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。

这部鸿篇巨著,是以宗福邦教授为领头人的12位学者皓首穷经18载,披沙拣金、艰苦奋斗的结晶。《故训汇纂》时间跨度从先秦直至晚清,篇幅达1300多万字,对中国传统语言文字研究和辞书编纂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。

能够坚持18年修完一部大典,不仅需要“板凳甘坐十年冷”的执著,更需要挑战学术高度的勇气。其中的辛苦,只有宗福邦和同事们知道。

当时条件有限,没有宽敞的办公室,更没有电脑,10位老师靠原始的手抄、笔录、剪贴、制卡“四部曲”工作。

宗福邦介绍说:“编著时,我们采取的是穷尽式的办法,也就是每个字,在我们选取的历史资料中有多少用法就收录多少重庆华旭教育。由于字库不全,大部分都是靠大家一本本手抄笔录下来的。18年里,平均每人每月要整理4万字的资料,共收集了70万张卡片,复印了30万张古籍资料。”

编写过程中,更规定凡卡片文字可疑者,或对照《经籍籑诂》引文发现文字有出入者,须再依原书重核,以定正讹。治学作风的严谨,可见一斑。

编纂《故训汇纂》,宗福邦将质量上严格要求作为基本原则,规定所引资料必须采自原书,不准转引二手资料。2001年审稿工作结束时,他们又用了近两年时间,将1000多万字的审读稿重新通读一遍,使体例更显一致,全书质量更上一层楼。“评职称慢半拍、提工资慢半拍、评先进没分。老实说,这18年,清贫和寂寞是我们工作生活的常态。”然而对18年的辛苦付出,宗福邦教授认为是值得的,他自豪地说:“《故训汇纂》虽不是畅销书,却会是一本长销书。”

《中华大典·语言文字典》和《古音汇纂》的编纂工作于上世纪90年代启动。宗福邦教授等人带领的学术团队,再次投身于两大文化工程中。

经过多年努力,《语言文字典》之《音韵分典》的整理工作已告一段落,预计明年可以出版;《古音汇纂》预计2013年底可以完稿。

在长期“马拉松”编纂过程中,对于自己的切身体会,宗福邦教授说得十分朴素却意味深长:“好书是反复打磨锤炼出来的。”( 记者 韩晓玲 通讯员 王怀民 陈晨)

苟徽的话也让赵为粮深有感触:“现在不少大学生尽管出生在农村,但不少孩子从初中起就在县城或市区的中学住读,之后又考到了大中城市的大学,这样从校门到校门的农村学生其实对农村、农业和农民知之不多,‘学农’可以促使他们了解国情;而到企业做工,可以让大学生了解企业的需求,及早进行职业定向和职业规划;‘学军’可以培养大学生的纪律性和集体主义精神。”

李卫红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对占GDP4%的教育经费的使用,教育部一定会严加监管。

以清华为例,该校2013年在京计划招生200人,实际录取210人,扩招约5%。如果加上获自主招生资格认定的考生,以及保送生、体育特长生等不占统招计划名额的考生,最终录取人数超过300人。北大2013年在京投放了226个统招计划,实际录取233人,扩招约3%。

宗福邦 语言学家 武汉大学

上一篇: 江苏“十一五”期间年均资助学生150余万人

下一篇: “死”得更早的其实是良好的教育理念

网友评论:

来自玉溪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4

谁的寂寞覆我华裳,谁的华裳覆我肩膀。回复


来自龙井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4

有时候,同样的一件事情,我们可以去安慰别人,却说服不了自己。回复


来自泰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4

温柔要有,但不是妥协,我们要在安静中,不慌不忙的坚强。回复


来自锦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4

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,有的人可以一条路一直走到底,有的人却注定要曲曲折折,但要相信我们都将成功。回复


来自安国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4

我们一过了做孩子的日子就掉了会飞的本领。回复


来自宜春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3

最痛苦的莫过于徘徊在放与不放之间的那一段。真正决心放弃了,反而,会有一种释然的感觉。回复


来自兖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3

对讨厌的人和事露出微笑是我们必须要学会的恶心。回复


来自秦皇岛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3

过完这个夏天、我们就各奔东西。不论你爱或讨厌。我们都将可能再不相见。回复


来自赤水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2

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;人在婚姻,爱不由己;人在官场,话不由己;人在单位,事不由己;人在世上,命不由己;人生无奈,有何归己?享受生活,善待自己。回复


来自抚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2

我真恨不得剖开我的胸膛,把我爱放在我心头热血最暖处窝着,再不让你遭受些微风霜的侵暴,再不让你受些微尘埃的沾染。回复


热门专题